天色向晚
2020-01-25 16: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这名男子自称姓王,早上便来新发地送货了,下午还要往东坝送一趟货。“北京这边经常来,我自己有一辆金杯车,好的时候一周要来四五趟,一趟能拉个三百多件的货。”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造假者利用奥森、南方等物流园发给东北三省、内蒙古、甘肃、新疆、山东、上海等全国各地,他们事先联系好的各地销假专业户(货到后物流代收货款),各地的销假专业户再把这些假货分销给当地商户,最终由这些商户把假货卖给消费者或中小型餐饮店,这就是假货“旅行”的完整链条。

7点30分许,在这辆蓝色货车离开后,记者来到其第一家卸货的福泉物流仓库,打开这辆货车卸下的多箱白皮纸箱货物,发现白皮纸箱内装运的是假冒“太太乐鸡精”。

次日晚6点20分许,津ml6139的蓝色货车再次驶出独流,沿着104国道,30多分钟后,这辆货车到达了南方物流园。在该处物流,这辆货车分别在发往济南、北京、新疆等地的物流仓库内卸货后离开。随后,记者在其卸货在发往新疆的仓库内看到,卸下的货物有六七十白皮纸箱。记者撕开一个白皮纸箱,立马显露出里面调味品外包装纸箱,写有“雀巢美极鲜”字样。

1月3日晚8点多,这名王姓男子和一名女子再次来到上次送货的地点给记者送货。“我们刚从回龙观那边送完货过来。”同行女子说,他们都是直接将货送到买家仓库,一般不直接往市场送,那样风险太大。王姓男子透露,自己还有一辆货车专门送货,从事该行业已有多年,每天一个点可以生产大几百件货品。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造假者发物流时,一般只留有一个电话,姓名都没有或者就是假的。被查到之后,根本不用怕被找到,货款由物流代收。有时货发出去之后,若没人接收,退也退不回来。

12月22日晚7时许,另一辆津mh3159牌照的蓝色小货车,则直接由104国道开往了奥森物流园,并在发往黑龙江的物流处卸货到物流车上离开。

随后记者前去大兴取货,在交了540元的代收货款之后,记者看到四箱调味品均由白皮纸箱包裹,只贴有一张标签写有“调味品

连续一个多月,在这条胡同内,每天固定时间段,都会有一辆货车在此装货。1月7日晚5点30分许,这辆牌照为津mh3159的蓝色小货车,正在该处胡同向西延伸出来的小胡同深处一处住宅门前上货,有货物从住宅内搬上货车。半小时后,该辆货车转头到胡同内的空地上停放,车厢内已经码放整齐有半车白皮纸箱货物,旁边一辆白色金杯车正打开后门,露出整车的白皮纸箱。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通过物流发往全国的假调料,均是用白皮纸箱发货。在白皮纸箱内再套有各个品牌的调味品,一般看调味品外包装的大小,一个白皮纸箱装2到8箱不等。如果直接用调味品的外包装纸箱发货,在物流太过显眼,容易被查到。

王守义十三香打假人员发现当地造假盛行之后,曾在物流园专门打假。

但是同时他们也发现了更大的难处,查到物流的假调味品之后,却找不到造假者。按照发货留下的电话打过去,一接听电话之后就挂了,再之后号码就被注销了。

数名中年男子手里拿着单据,正在低声核对货物数量。见有陌生人经过,便立即停止谈话,收起单据。

“我们当时就专门派人在物流蹲守,2013年夏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一共查处十三香三千多件。”十三香打假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有一套专门查验假货的方法。因为假货都是用白皮纸箱套着外包装纸箱,上面什么也不会写,看到疑似假货的白皮纸箱,他们会首先用钥匙抠一下,看里面是不是套着箱子,如果是,基本就可以断定是假货了,最后再打开来看。

当地知情人士称,这两辆货车均是拉的假调味品,一辆货车能拉500多件,两辆就是上千件。这还是能看到的,还有许多造假窝点直接用面包车和金杯车或者自己送货的,你根本看不出来拉的是不是假调料。

一个多月来,新京报记者多次跟踪运送假调料货车。记者蹲守在独流镇主街西边通向104国道的入口处,在6点到6点半的时间段内,前述两辆蓝色小货车,都会从独流街内驶出,进入到104国道,前往物流。

收件人联系电话”字样。而在物流单据上也并无发货地点,只有发件人的一个电话。记者打开白皮纸箱看到,每箱白皮纸箱内装有多箱调味品。另一造假者的货同样发到大兴一物流园四箱假调味品中,取货后物流单据上,只有收件人的联系方式。甚至连发货人联系方式、地址、姓名都没有。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该处胡同既是一处窝点,也是一处集散地。货车每天在该处胡同内的窝点上货,同时,从其他生产窝点经过一天生产出来的假调味品也由面包车装运到这里,分装到货车上,最后由小货车统一拉往物流园发送。

1月4日晚6时许,牌照为津ml6139的蓝色货车从独流街内掉头进入了104国道,向着东南方向一路行驶,来到30公里外的兴达物流园。

记者向其购买“家乐辣鲜露”、“家乐鸡汁”、“太太乐鸡精”、“雀巢美极鲜”等调味品,12月25日,记者接到大兴一物流的电话,告知记者有四箱调味品到货,货款代收。

这辆货车直接开到“福泉物流”发往福建的仓库内停下,开始从车上往下卸货,经过十多分钟后,最终卸下近100个白皮纸箱后离开。随后来到了一家发往湖北全境的物流门前,又卸下了近百箱的货物。最后在一家发往西安的物流门前再次卸下数十箱货物后离去。前后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12月7日下午6时许,一辆蓝色小货车在胡同内掉头,车厢内已经装有数十白皮纸箱,停靠在旁边的面包车上的人从车内搬下一箱箱货物往蓝色小货车内装。

新京报记者以调料商家的身份购买了三家的假调料。其中两家通过物流发给记者,其中一名刘姓造假者表示,只需要购货人留下电话和地址即可,然后就等着物流通知即可。

据其透露,其进入北京市场已至少有四五年,卖得好的货物主要有“辣鲜露”和“美极鲜”等,“这边买家主要都是给城乡接合部的小卖部、小超市做配送的,直接做市场的比较少。”

遇到厂家打假查到怎么办?同行女子说,“遇到了给点钱就行了,我们之前都是塞个五百或者一千的,家乐、海天的都有。”

二十多分钟后,这辆蓝色小货车开出胡同,疾驰而过进入104国道,开往20多公里外的物流园。记者粗略估计,整车货物至少有五百件。

深冬的北方小镇,下午四点过后,天色向晚,街上行人渐少,来来往往的面包车却多了起来。从独流镇派出所向北走到头,西北方向一家饭店后方的胡同内,开始进进出出多辆面包车。进入到该胡同,左手边有一块五六十平米的空地,空地上停放着七八辆面包车,四周的院墙上安装着多个摄像头。

与此同时,每天在同一时间段内,另一辆蓝色小货车津ml6139也同样满载着白皮纸箱货物,从独流街道的胡同内驶出。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xmmanao.com.cn重庆市南川市捍费阂商贸有限公司 - www.xmmanao.com.cn版权所有